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稀土上游企业大量停产 业内称完全没有回暖迹象
作者:赣州金成源新材料有限公司 发布于:2013-04-22 09:32:03 点击量:

市场极寒下稀土经营者亏钱盼春天

  SMM网讯:10月16日上午9点,赣州黄金机场。江西某稀土分离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刘文和家人正在候机。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刘文坐飞机不是为了谈判,不是为了工作,就是纯粹地想带着家人出去转一圈,刘文坦言,从2002年开始从事稀土这个行业以来,就没怎么好好休息过,“现在行情这么差,这个冬天是不好过了。”

  就在这一天,稀土永磁概念板块自9月27日943.183点之后,在近一段时间内再次创下了一个新低—收于967.748点,较前一交易日的971.791点有4个点的轻微下跌。在此概念板块中的25只股票,除停牌的华东科技外,仅有9只飘红,其余15只股票均处于下跌的态势,其中跌幅最大的为银河磁体,下跌幅度3.12%,平均每只股票下跌0.63元。

  对于目前整个稀土行业的颓势,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苑志斌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评价称,稀土行业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期,最显著的问题就是结构失衡、产能过剩、价格暴跌、企业盈利能力低下。

  稀土上游企业大量停产

  “玩。”赣州一家不愿具名的稀土公司的前总经理林力就用这样一个字总结了自己这段时间的生活状态,“全部工作都停了。”

  林力的公司从事的是稀土采矿及分离深加工,主要的产品是稀土氧化物,开办于2001年。2012年8月,这家公司在赣州整顿稀土市场、整合稀土资源时被兼并重组,“兼并后我的公司被改成了贸易公司,但行情太差,现在贸易公司也不做了。”

  林力说自己之前一直在销售自己公司的剩余库存,但是越卖价格越低,一气之下,他停掉了所有的工作,“不卖了,也没客户,反正都是亏,等等看吧。”

  “没什么的办法,就停了呗。”赣州一家没有透露姓名的稀土公司的老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不少采矿、冶炼分离加工的企业都停产或者大幅度减产了,“大家都很悲观。等吧。”这名老板说,“几个月了,没客户,没订单,还怎么做?”

  分析人士认为,目前中小企业的大量停产、减产充分表明了如今的稀土行业已经到了无利可图的境况,从行业发展来看,并不是一件坏事,他说,不少企业迫于市场压力,会自己限制产量,因为大家都开足马力生产的话,价格肯定还会继续下降,所以企业就得学会自我控制,“实际上提产也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

  江西理工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吴一丁认同上述分析人士的观点,他说据他了解,目前稀土开采停产的企业是比较多。对于一些中小企业的停产、减产,吴一丁认为这并不是坏事,他说从未来的发展来看,大企业大集团更有实力,环保上技术储备更好,人才资金也更有优势,“有技术优势、研发优势、人才优势、资金优势的企业在竞争过程中脱颖而出,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情。”

  苑志斌则称,受下游需求萎缩影响,稀土上游产业才会大面积停产、减产,部分企业甚至关停厂矿、退出稀土领域,“这种现象是稀土行业整体不景气的缩影,完全符合市场预期。”

  实际上,在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中,从事稀土行业的老板们所用最多的就是“等、观望”这几个字,赣州龙昇稀土材料有限公司法人杜声龙也在等待,他说自己的公司亏损严重,所以目前他只能观望,他说周围的老板也都在观望,大家每天在一起的时候都会研究市场行情,都想看看这个市场什么时候才能复苏。对于亏损,他没隐瞒,他直言去年行情最好的时候自己挣了一千多万,“今年这会儿已经全部赔进去了,一夜回到原地了。”尽管电话中的杜声龙依然非常地乐观,但他也承认自己快扛不住了。

  价格下跌是市场行为

  湖南省桃江县某有色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经理古月去年年底就退出了稀土行业,“反正不做了,现在不好做。”古月说自己目前还没有想好要转行去做什么,所以一直在家休息,他不愿意谈及自己退出稀土行业的原因,只是反复地强调,做不下去了。他说自己今后也不打算再继续做稀土了,所以从去年至今完全没有关注这个行业,“不做了,关注也没意义。”尽管做了十多年了,但他并不觉得可惜,“做不下去,就不做了。”

  苑志斌称,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多数稀土企业纷纷通过减产停产等措施实现自救,但显然效果并不理想,“稀土价格自从去年年底暴跌之后却鲜有企稳回升迹象,稀土企业短期内扭亏为盈尚不现实。”

  当企业停产、价格下跌成为一种常态,坐不住的也不仅仅是稀土中小企业的老板。2011年,中国虽凭借着供给垄断优势,在密集出台的产业政策的配合下,半年内,大部分稀土原料价格出现数十倍的涨幅。然而,由于中国稀土行业的先天性缺陷和外部供给的冲击,2011年下半年至今,稀土原料价格出现了60%以上的跌幅。数据显示,10月16日,氧化钕最新的价格为37.7万-38.7万元/吨,相较8月初75.5万元/吨的价格,跌幅近半。

  以吴一丁多年研究稀土的经验看,价格的持续下跌与前期稀土的爆炒有很密切的关系:“价格的下降反映了稀土的供求关系,毕竟价格是由市场供需双方来决定的。”

  9月,包钢稀土、厦门钨业等稀土公司公布半年业绩报告,与稀土各种产品价格大幅走低相应的,这些稀土公司的半年报也是不太理想。因下游需求疲软,2012年厦门钨业半年报数据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5.29亿元,同比增长9.01%;实现利润总额6.13亿元,同比减少20.05%。

  而包钢稀土2012的半年报数据则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62.97亿元,同比增长5.32%;实现营业利润24.12亿元,同比下滑37.8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7亿元,同比下滑20.60%;基本实现每股收益0.65元,这一数字比去年半年报中0.82元的每股收益又少了一些。

  此前,包钢稀土总经理张忠在参加一场论坛时,曾公开表示,稀土行业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行业,它的特殊就在于,过去很多人觉得稀土行业特别有资源优势,“实际上我们的资源优势归根到底是低成本的资源优势,并不完全是稀缺性的资源优势。”

  有关部门应出台监管条例

  尽管从事了十多年稀土行业的相关工作,林力说自己如今看不清这个市场了,“去年涨得最厉害的时候,我就觉得要跌了,但是没想到是一路下跌,完全没有回暖的迹象。”

  在吴一丁看来,如今市场低迷的原因很多,之前由于政策、炒作等多种因素,稀土价格出现大幅度上涨,这也引发了一系列的后续问题—价格过高,下游企业需求量就在减少,“不少企业都在用替代品,以此来减少稀土的用量,这就造成了诸多企业囤积了大量的稀土。”吴一丁认为现在属于稀土库存慢慢释放的阶段,“供给充足,价格必然下降,现在的价格是否探底还不明确,大家也都在观望。”

  齐鲁证券分析师闫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预测,由于2011年稀土价格暴涨的影响,海外稀土矿山开始重启,产能释放的速度之快有些超过国内的预期。未来三年稀土资源大国的地位将受到强烈冲击。中国稀土冶炼产品的全球市场占有率或将从2010年的95%下降至2015年的63%,绝对数量或将从12万吨下降至9.3万吨。

  实际上,在一些中小企业停产、减产展开自救的时候,政府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行着一系列的应对措施,也想通过整合现有的稀土资源,来维护企业和国家利益。

  2011年,国务院颁布的《关于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中称“用1-2年时间,南方离子型稀土行业排名前三位的企业集团产业集中度达到80%以上”。一时间,南方各省为维护本省稀土资源优势,纷纷加快了组建本省稀土整合平台的步伐。

  日前,湖南宣布将整合本省稀土资源,成立湖南省稀土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这也是继广东、广西、福建、江西之后,又一个即将成立稀土集团的省份。此外,政府收储行动也在陆续展开,最近,云南、江西先后出台收储政策,国储局也对中重稀土进行了收储,虽目前轻稀土收储计划迟迟未能成行,但短期内仍有出台可能。相关分析机构认为,此举会使得钨、铟、稀土以及铜等金属价格得到提振,相关品种的上市公司,特别是云、赣相关企业也有望从中受益。

  10月9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公布2012年第3期应急研究项目—《我国稀土战略开发及出口产业规制政策研究》,要求全国稀土行业的研究专家今年12月成立课题组,,到明年9月拿出相应的研究成果,“此举是要为国家出台政策法规提供相应的依据。”吴一丁指出。

  对此,苑志斌也建议,地方政府、企业、行业协会应联合起来,出台相关进入细则,鼓励大中型企业兼并收购小型矿场,尽快实现淘汰落后产能、过剩产能的目的,“国家相关部门也应当出台监管条例,以稀土龙头企业为监察重点,将稀土勘探权、开采权作集中分配,避免不合资质的中小企业盲目参与,进而保障稀土行业长期稳定发展。”